地方志出版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地方志出版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地方志的定義:方志是記述一定地域的自然和社會、歷史和現狀的資料性著述。地方志的基本特性(七大特性):地方性、真實性、權威性、綜合性、獨特性、資料性、連續性。地方志編纂的基本要求(四大要求):觀點正確、資料翔實、體例嚴謹、文風樸實。修志的基本程序(八大環節):擬訂篇目、收集資料、整理資料、編寫初稿、組織評議、修改補充、志稿審查、總纂審改。

一、地方志的性質
    1、什么是地方志。地方志,古代又稱地志、地記等。方者,方域,地方;志者,記也,述也。地方志是以一定地域(主要是行政區劃)為范圍,按一定體例綜合記載一定時期自然、社會各方面的現狀和歷史的資料性著述。新方志是全面、系統、科學地反映一個地方自然、社會各方面的現狀與歷史,為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服務的綜合性地方科學文獻(或者說綜合性地情資料書)。
    2、方志的基本特征。
    (1)地方性(地域性):歷代各類方志,均以一定地域為記述范圍,又因地域不同,所記風物人文亦不同。表現出特有的地方色彩。
    (2)資料性:方志任務不是探索歷史規律,而是為認識地情、科學研究積累資料,為決策提供依據。其價值與功能即體現于資料性。
    (3)紀實性(實錄性):歷來要求修志要實事求是,據實而書,“夫志,為一邑實錄”。不實則無用,甚至起反作用。志書所錄,又多為經過分析考證的一二手資料。
    (4)綜合性:內容是綜合的,兼具史、地、自然、社會各方面,容納古今百科記述方法和體裁是綜合的,有概括提煉而非單純資料匯編;又綜合運用各種體裁。
    (5)實用性:方志“非示觀美,將求其實用”(章學誠),也正因其資料豐富,史實可靠,實用性強,而歷代不衰。
    3、史志關系。志與史,可謂同源異流,殊途同歸,既有共性,更各有特點。史、志有密切聯系。上古史、志不分,即所謂“古者記事之史謂之志”(鄭樵《通志序》)。梁啟超也認為“最古之史,實為方志,如孟子所稱“晉《乘》、楚《壽杌》、魯《春秋》,莊子所稱‘百二十國寶書’比附今著,則一府州縣志而已。”(《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》)方志發展過程中在內容、體例方面吸收了史書的不少特點,有著基本相同的治學要求和編寫原則,均有資政、鑒戒的作用。從內容和體例看,可謂史中有志,志中有史。志又為史提供資料,“有良方志,然后有良史”(梁啟超《龍游縣志序》)。
    但史、志有別,不能以史代志。其區別在于:(1)對象和任務不同:歷史記述研究的主要是社會現象,目的是為提示歷史發展規律;方志則自然、社會并重,主要反映本地自然、社會的基本情況,提供有關系統資料。(2)內容不同:史重宏觀,舉大棄小,志的內容更廣泛詳備,宏微俱備;史重分析論述,志重資料說明;史重過去,志重現狀,所謂“隔代修史,當代修志”。(3)體例不同:史縱志橫,即史以時間為經,縱向論述一個地區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發展的特點和規律,志則橫分門類記述各方面情況。史、志均有縱橫,但史以縱為主,志以橫為主。史重史觀,史論結合,褒貶分明,志重史實,重資料,寓褒貶于記述之中。史難在分期,志難在分類。(4)資料重點不同:史著重反映過去,故主要靠文獻資料,志所記現狀為主,主要通過社會調查獲取資料(當前由于加強了檔案管理,此種情況已有改變)。
    二、地方志的作用
    舊時代統治者把方志作為鞏固其統治的工具,視為“輔治之書”,“治郡國者,以志為鑒”(明嘉靖《山西通志序》)。“非志則無以知歷代之成憲,非志無以知山川之險易、田地之肥瘠、谷種之異宜,非志無以知戶口之多寡、官吏之賢否。是故圣王重焉。”(清乾隆《四川通志》竇啟英序)認為“志之為書,有關治保,有補風化,其為益大矣。”(明弘治《句容縣志后序》)同時,方志可以“補史之缺,參史之錯,詳史之略,續史之無。”(《章學誠遺書》)蘇洪寬《中江縣志序》更概括為:“縣志之用,一作政治設施之鏡助,一助文化之革新,一引起邑人愛護鄉土之觀念,一備國史之要刪。”舊志在內容、觀點方面有其階級、時代的局限,又常歪曲史實,但畢竟保存了較多地方歷史資料,至今仍可利用。
    地方志對于兩個文明建設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。地方志是服務當代、惠及后代的書。其意義在歷史上的說法是:資治、教化、存史。資治是幫助領導者和管理著,幫助統治階級治理地方;教化是指其的教育功能;存史就是保存        歷史。現在可以歸納為幾務:
    第一,為經濟、文化建設提供系統資料,幫助我們認識地情、國情,揚長避短,因地制宜,正確決策,加快建設步伐。
    第二,提供歷史的經驗教訓,以資借鑒和規戒。
    第三,為愛國愛鄉愛社會主義的教育提供鄉土教材。
    第四,為一代一方的自然、社會、人文及百科之業建立資料庫,樹立里程碑,為學術研究、文藝創作等積累和提供材料。
    三、志書類型
    1、以記述地域范圍分:總志(一統志)、省志、府志、地志、廳志、縣志、鄉鎮志(鄉、鎮、場、里)、都邑志、邊關志、土司司所志、鹽井志。
    2、以記述時限分:通代志(又稱通紀志)、斷代志。
    3、以記述內容范圍分:綜合志、專志(專業志、專門志)、雜志(多為私人撰述)。
    4、以詳略和篇幅分:簡志(又稱略志)、繁志。
    5、以編纂方式分:纂輯體(選擇資料摘錄匯輯成書)、著述體(消化資料用編者語言記述)。
    6、以編纂體例分:記傳體(仿正史所為)、門目體(或有目無綱,或門下設目)、三寶體(按孟子“諸侯之寶三:土地、人民、政事”分為三類,或再加“文獻”為四類)、編年體(無篇目結構,各類資料均按年代順序記述)、記事本末體(仿《資治通鑒》以事為綱,“每事為篇,各排比其次第,而詳敘其始終”)、類書體(按類編排資料,并注明出處)。
    四、志書體裁
    地方志一般有述、記、志、傳、圖、表、錄、考等體裁。
    (1)述:指全書的總述、概述、綜述和各篇(分志)的簡述、緒言(小序、無標題引言)等,是正文前的綜合性概括文字,通過縱述歷史、橫陳現狀、展示特點、體現規律、提要鉤玄,起提綱挈領作用。
    (2)記:指大事記、記事、記年等,一般以編年體為主,紀事本末體為輔,縱向勾畫歷史發展輪廓(又為檢索史實之線索),與概述相輔相成,反映概貌。
    (3)志:為志書的主體,有專門志(自然地理、風俗)和專業志(事業、行業),即用記事本末體分類記述各方面的歷史和現狀。
    (4)傳:即傳記,是對當地有影響的已故人物的全面記述。志傳與史傳異:史傳有評價,志傳僅客觀記述;史傳少有全面記述,志傳則全面反映主要生平事跡:史傳常分類敘寫、志傳則按生卒年月順序記述;史傳帶文學色彩,志傳平實、樸素。
    (5)圖:指地圖、示意圖、統計圖、繪畫、照片等。形象、直觀,表現力強。
    (6)表:有事物表(如各種數據統計表)、人物表(職官等)。表具有信息密集、覆蓋面廣的特點,有綜合對比的作用,既一目了然,又節省篇幅。統計圖表一般插入有關篇章,圖表占全書比例以低于20%為宜。
    (7)錄:“錄”是抄寫的意思,為備用而記載,這里作體裁名。“錄”一是指各種人名錄,如烈士名錄、本籍名人錄等;二是附錄,不便入正文而有重要價值的文獻資料全文或部分收錄的體裁形式。
    此外,還有考、序、跋、編修始末等。
    五、志書篇目
    篇目是志書編寫的框架結構,是體例的重要體現,也是收集資料的向導,整理資料的提綱。確定篇目應從現代的社會分工、科學分類和地方實際出發,做到門類合理,歸屬得當,層次分明,科學可行。
    1、門類劃分:事以類從,以橫統縱,縱橫得宜,隱時顯事。
    2、門類排列:按主次、發展先后、習慣、總分等順序及子隨母后(升格者)等關系排列,總之要有一定邏輯聯系。
    3、篇目標題:①準確、簡明、實在:概括貼切,簡短明確,以事、物實體為題,不修飾、不褒貶。②目不重見,體式統一:目不重見,則文不重出。命題角度、詞(詞組)型、字數多少等在一個單元(篇、章)或同一層次應大體一致。③符合志體:史書、新聞、教科書、文學、總結、指示、廣告、口號、論文等類非志體裁的題目均不能用。
    4、篇目擬訂。以國家有關地方志工作的指導性文件為依據,結合地方、行業實際確定篇目。要繼承舊志優良傳統,又要借鑒當代修志的經驗,勇于創新;要類目全面,資料系統,又要突出主體、突出重點;要統屬得當,層次分明,具有整體性、科學性;標題準確、簡短、醒目;要反復修訂、逐步完善,又切忌隨意改動。

  • 版權所有 四川天隆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都分公司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  蜀ICP備09032464號
  • 公司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區高攀路2號魏瑪國際廣場1309號  電話:028-85583500  QQ:4008739000
闽乐游棋牌富贵豆 湖北11选5开奖 上海时时乐全天计划 四川时时开奖视频 东方6+1app 天津时时走势图经网 海南七星彩大公鸡走势图 快乐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重庆时时操盘违法吗 北京赛车pk10开奖技巧 天津时时五星走势图 7意彩彩票是真是假 闽乐游棋牌游戏经验 搜狐北京pk直播 彩票21选5开奖结果 腾讯分分彩高概率玩法 足彩单场开奖结果